杜庆昊:关于建设数字经济强国的思考

2019-12-02 09:40:48 龙湾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杜庆昊:关于建设数字经济强国的思考

杜庆昊:关于建设数字经济强国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8-10-03 22:15:51 已有: 人阅读

[摘要]数字经济是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与经济社会各个方面深度融合后产生的结果,是引领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之一。但面对新形势新任务新挑战,中国距离成为数字经济强国还有一定的差距,必须以实施网络强国战略为指引,加快推动数字经济理论研究、发展实践、产业融合、发展环境建设,开启迈向数字经济强国的新征程。正如习总指出的,发展数字经济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要推动实体经济和数字经济融合发展,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做好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这篇大文章,推动制造业加速向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

数字经济发展不平衡的矛盾仍然突出。当前,中国数字经济发展最大的问题是发展不平衡的问题。一是产业间不均衡。数字经济发展呈现出三二一产业逆向渗透趋势,第三产业数字经济发展较为超前,第一、二产业数字经济则相对滞后。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测算表明,2016年我国第三产业信息和通信技术投入占行业总投入的比重为10.08%,而第二产业与第一产业该指标数值仅为5.56%和0.44%。[5]二是区域间不均衡。2016年,广东、江苏、浙江数字经济规模均突破2万亿元,三省数字经济总量占全国数字经济总量的三分之一,在规模、占比、增速方面均引领全国发展,“强者恒强”效应显著。而云南、新疆、宁夏等十个省份数字经济总量均在3500亿元以下,十省总量仅相当于我国数字经济总量的12%。三是消费生产不均衡。资本大量涌入数字经济生活服务领域,2016年在线亿美元,在线%。但数字经济生产领域技术和资源投入仍然不足,在创新、设计、生产制造等核心环节的实质性变革与发达国家还有较大差距。

数字经济发展保障机制不充分的问题仍然突出。数字经济的背后,凸显的是发展理念的创新,是技术的进步,也是治理方式的革新。近年来,中国创新让世界瞩目,但与此同时,数据的互联互通依然是数字经济发展的瓶颈,行业、地区之间的数据壁垒造成的体制机制障碍,与移动互联时代格格不入。国务院颁布的《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提出推动政府信息系统和公共数据的互联共享,避免重复建设和数据打架,增强政府的公信力,促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但政府数据开放仍显不足,根据联合国电子政务发展指数报告显示,2016年开放电子政务数据发展最好的是英国,中国排第63位。[6]网络和信息安全问题也不断显现。关键技术受制于人,高危漏洞数量有增无减,网络攻击愈演愈烈,关键信息基础设施面临严重威胁。保障数字经济健康发展的法律法规明显滞后,在数据产权归属、数据隐私保护等方面存在一定的立法缺失。

数字经济领域国际竞争不断加剧。人类历史上相继经历农业、工业和信息,每一轮都给人类生产与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并对区域内、外的竞争形势产生了剧烈影响。继美国的工业互联网、德国的工业4.0等战略之后,当前以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轮技术竞争加剧,各国在数字经济领域的竞争已经从基础型数字经济拓展到覆盖技术型、资源型、融合型、服务型数字经济等在内的多个领域,各国在数字经济领域的竞争已经不仅仅是跨国企业、单一技术或者单一产业的竞争,更多是融合了基础设施、技术标准、成果转化、跨界融合、智能应用、网络协同等多环节、多领域的综合创新实力的竞争。数字经济已成为新的竞争高地,各国在数字经济各领域主导权的竞争和布局也变得空前剧烈。当前,美国、欧盟、英国、日本等都制定了相应的数字经济战略,例如,英国出台《数字经济战略(2015—2018)》,旨在建设数字化强国;日本提出建设“超智能社会”,最大限度地将网络空间与现实空间融合,各国都把发展数字经济作为新一轮国际经济和贸易竞争的撒手锏。荆门看羊羔疯到哪家医院好哈尔滨癫痫药物有哪些湖北重点癫痫病医院黑龙江癫痫病的医院都有哪些